苏西

最近的几张上色练习。。p23是描的人体素材。。我的人体是真的太次了◐▂◐

摸个别人家女儿⊙▽⊙

“你会给我灵魂的,对吗?”

突然摸个黑金!!((滤镜真好用

我大概只适合画简笔画

ps:借梗花食症,严重意识流ooc!!

但还是希望喜欢啦!!!

        “啪嚓”frisk摔在金黄色的花丛上,她试图挣扎了几下,但是没有想上一次那样爬起来,她只能无力的躺着,默默的祈祷着能有个怪物能发现她。

        但是谁都没有来。

        就这样死在这里也好…frisk看着洞口那指甲盖大小的天空,突然这么想道。

        困意总是来的这么让人毫无防备,前几秒还在散发消极情绪的frisk下一秒就不自觉的合上如同挂了铅球的眼皮,沉沉睡去。

        不知道是不是神经太过于疲劳,frisk就算在梦里也是迷迷糊糊的。

        眼前是一扇熟悉又陌生的门,是地上的frisk的家。

        就算不伸手去敲门frisk也知道不会有人来给她开门。frisk的父母眼里只有工作和钱。现在feisk甚至连他们的脸都不大能记起来。混混沌沌的脑子里只有钟点工脸上深深的皱纹和不是咸就是甜的饭菜。

        frisk干脆转身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认认真真的盯着自己的鞋子。但是,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frisk晃着头仔细想了想,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直到,街道慢慢的暗了下去,路灯一盏接着一盏亮了起来。

        哦,frisk想起来了。从地下出来那天,自己就是这么坐在门口等到了深夜,因为钥匙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frisk这么想着。

        她低下头,温柔的摸了摸指尖的黄色小花。

        花食症,患此病的患者都是被一种名为“梦”的花寄生,不同的人生出的花也不同,被寄生者会随着花朵的增多而慢慢衰弱,最后像是被花吞噬掉了一样,会因为身体的养分被吸干而死,因此得名。

        由于寄生花难以清除而且身体适合梦花寄生的人并不多患病的更是少之又少,目前没有解决办法,属于疑难杂症。

        从往例来看,从患病到死亡一般不会超过两个月。

        “……frisk还有什么心愿吗?”妈妈难得温柔的问。

        “我想……”frisk

        “哦嘿!小frisk,你可算醒了。”sans轻柔的用手指顺着frisk的头发,手感异常的好。

        “你们人类都这么能睡吗?你都睡了十五个小时了。”sans笑着说。

         “……”frisk抿着嘴,没有说话。

         snas微凉的手指时不时的碰到frisk的头皮,身上柔软的被子有一股托丽尔的味道,还有那个高高的柜子,小小的灯,端端正正摆在那里的椅丽尔……

        安心感几乎淹没frisk小小的身躯.

        “欢迎回家,小frisk。”sans适时的说道。


—end—